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发布 >

意识有所模糊的林曦一度出现幻觉

  

此后,林曦8次登雪山,5次成功,其中包括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和8163米的马纳斯卢峰。每一次成功登顶,都带给林曦归宿般的神奇体验,似乎登山并不是征服,而是“回家”。

林曦:“我是雪山的女儿”

由于天气原因,直到5月15日,等待了20多天的林曦与队友才迎来出发的时刻。准备好十几公斤的装备、食物,在15日凌晨发完登山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后,林曦失眠了。那一夜,登顶的雄心壮志充盈在她的大脑中,取代了出行前的焦虑。她决不会想到,死神,就在不远处窥视着她。

让林曦至今无法释怀的是,在前往珠峰南坡大本营的途中相识的中国台湾画家李小石,已经永远地躺在珠峰c4营地。“我是活着回来了,可有的人永远留在了山上。雪山上的他,冷吗?”[next]

生死考验之外,攀登珠峰费用高达30多万元

林曦告诉记者,攀登珠峰前,每个队员都要签署一个特殊的协议,以决定一旦出现意外,尸体是搬运下来还是留在雪山。林曦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在大本营等待的时刻,有关山友事故的消息也不断传来。“在大本营一听到直升机的声音,就知道出事了,直升机是前去救援或者搬运罹难者尸体的。”林曦告诉记者,就在5月14日,一个尼泊尔登山团队因为天气问题折返,还有多人受伤,其中一名队员的脚严重冻伤,十个指头肿得像胡萝卜,最终被全部切除。“可能回不来了”的念头,此后就一直盘旋在林曦的脑海中,直到她“活着回来”了 。

“其实,当时攀登哈巴雪山并没有成功,我在海拔4100米的大本营就被高原反应折磨得死去活来,不得不放弃。”虽然没有成功,但首次靠近雪山,让林曦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说的缘分。

图为林曦在珠峰南坡大本营进行登山拉练。(林曦 供图)

此次珠峰之行,带给林曦全新的感受,“我想这辈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了。看到的美景、有过的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

拖着沉重的步伐,林曦首先迎来一位外国友人的“welcome back”,感受到对方紧握的温暖有力的大手,泪水一下子充盈了眼眶。随后见到领队杨春风时,林曦压抑了6天的情感终于再也无法控制,瘫倒在杨春风怀里,嚎啕大哭:“我活着回来了,我活着回来了!”

让所有人好奇的,还有林曦在山顶看到的景象。出乎意料的是,站在世界之巅,最让林曦印象深刻的并不是雪峰的巍峨壮美,而是人群的熙熙攘攘,“就好像到了南门口。”林曦介绍,5月份是攀登珠峰的最佳时期,今年又是人类征服珠峰60周年,前来攀登的人特别多。尤其在珠峰山顶前的一段路,由于过于狭窄,甚至发生“拥堵”现象。“珠峰上,一边是蓝得纯粹的天空、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另一边却是拥挤的山友,将我之前天堂般的印象完全打碎啦。”

那一刻,林曦完全失去意识,没有任何自救的动作。就在那千钧一发,反应敏捷的向导紧紧抓住了林曦的左手。剧烈的动作,冲击着林曦的意识,在向导呼喊了十几秒后,林曦猛然惊醒,拼尽全力翻身过来,使尽浑身力气往安全地带爬去。“接下来,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再也没有走神过,直到回到大本营时才全身发软瘫倒,痛哭一场。”

海拔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是世界第一高峰,被誉为世界第三极,无数探险家对她魂牵梦萦……

这位“雪山的女儿”,却在2006年接触户外运动前,基本与体育运动“绝缘”,甚至“离谱”得连岳麓山都没有爬过。

然而,攀登雪山的高额花费,生死考验,也让她难堪重负。2012年攀登马纳斯卢峰,她花费了15万元,这次攀登珠峰费用高达30多万元。家人,尤其是父母、女儿的担心,也每每让她心生愧疚。

林曦抵达尼泊尔与队友会合,两天后抵达卢卡拉。“从卢卡拉到珠峰南坡大本营这段路程,被誉为徒步者的天堂。7天中,我们遇到来自五大洲的朋友,虽然语言不通,但共同的爱好,相似的经历,让大家很快打成一片。”就是在徒步期间,林曦与来自台湾的李小石相识,当时他还给了林曦一张名片,约好今年12月到台北参加马拉松。只是现在,名片在林曦手中,它的主人却已长眠在雪山上。

1921年,人类首次尝试攀登珠峰。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的希拉里和他的向导丹增·诺尔盖终于从南坡成功登顶,创下人类首次登顶珠峰的壮举。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队经过两个多月的奋战,王富洲、贡布、屈银华3人从北峰成功登顶,圆了中国人登上“世界之巅”的心愿。

让林曦抱怨的还有登顶过程中糟糕的伙食,“我从没有吃过如此‘清淡’的食物。”回到长沙快一个星期,林曦的味觉依然没有恢复,即便是以香辣闻名的湘菜,在她口中也清淡无味。“在高海拔地区待了一个多月,每天吃着几乎没有咸淡的高山食品和能量胶,完全把味觉破坏了。”

原文链接

“回到大本营,我才确定活着回来了”

5月21日10时,精疲力尽的林曦成功返回海拔5400米的珠峰南坡大本营。

回忆那一刻,已经返回工作岗位的林曦依然动情,她的嘴唇抖动着,仿佛又回到了珠峰脚下。“见到驻守在大本营的领队时,我才真正确定自己已经安全返回。那一刻,登山6天来的每一个细节瞬间涌上我的大脑,只觉得自己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

每次登顶雪峰后,其他山友或热泪欢呼,或无语哽咽,林曦总是平静地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感受山顶凛冽的劲风,让心灵与大山完全融合到一起。“每次攀登雪山,都会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向心力。登顶之后,最强烈的感觉也是归宿感。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雪山的女儿。”

因为来自家乡株洲两家企业的支持,林曦才踏上登顶珠峰的梦想之旅。对于刚刚读大一的女儿,林曦通过在大本营绣十字绣来传达思念和歉疚。

“我是雪山的女儿,我命中注定要往那里去。”在人类征服珠穆朗玛峰60周年之际,湖南女子监狱的女狱警林曦于5月19日10时成功登顶珠峰,成为首位征服珠峰的湘妹子,开启了湖南登山史上的新篇章——

从南坡大本营登上珠峰,要经过c1、c2、c3和c4等4个营地。林曦一行,每个人跟着一位夏尔巴人向导,根据天气或快或慢,向顶峰跋涉。攀登的过程艰苦万分,凭借顽强的意志,林曦总算有惊无险地于5月19日10时抵达峰顶。那一刻,林曦一如往常般平静。

“我从小没有运动细胞,上学时连跑400米都艰难万分,工作也与登山没有任何联系。”聊起与登山的结缘,林曦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珠峰地区的气候复杂多变,即使在一天之内,也往往变幻莫测。

谈到登山时如何解决如厕的话题,此前一直凝重的氛围瞬间变得轻松起来,“大家都是穿着连体羽绒服,只好每次先憋着,直到驻扎休息时解决。”向导在每次休息的时候,都会在附近凿出一个坑来。而小便则往往在帐篷内解决,男的用瓶子,女的用保鲜袋。“有洁癖的女生,可千万不要尝试攀登雪山啊。”林曦笑着说。

林曦告诉记者,因为年龄和经济的原因,想要完成登顶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的雪山存在很大难度,“我的目标是征服7大洲的最高峰以及南北两极,争取1年完成1个。”(记者 王亮)

2006年上半年,林曦“意外”加入一个户外团队,开始接触登山运动。在2006年攀登了云南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后,林曦的人生突然发生180度的转变。以往那个性情娴静、喜欢绘画的“宅女”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嗜”山如命,不达目标不罢休的“雪山狂人”。

“站在珠峰顶,好像到了南门口”

林曦回忆道,“冲刺峰顶的过程持续了10多小时,精力损耗太大,在峰顶只休息了20分钟,下山时,自己的精力意识处在一个放空的状态。”下山的每一步,意识有所模糊的林曦一度出现幻觉,好像走在回家的那条小巷。突然,林曦一脚踩空,整个身体歪斜下来,直愣愣向山涧摔去。

在峰顶休息了20多分钟后,林曦与向导开始下山。但就在下到8700米处时,意外发生了。

这也是林曦及其团队在大本营等待了近一个月之久的原因。林曦介绍,她于4月11日抵达尼泊尔,与14名队友会合,4月20日抵达海拔5400米的珠峰南坡大本营,准备登顶。

现在,林曦热切期待着尽早恢复味觉,过一把湘菜瘾。[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