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看到消瘦的儿子,阿巍的父母心疼不已。而阿巍却说,平时20多个人打地铺一起睡;为了节约一块钱的公交车费,自己会走好几公里路;吃的是菜汤泡饭,菜叶子是从菜市场捡来的;实在嘴馋了,买一包5毛钱的辣条吃着都觉得是件幸福的事,但为了发展事业,吃些苦都是值得的。

昨日,记者从石峰公安分局响石岭派出所了解到,警方已对此事展开调查,初步认定这是一个打着直销幌子的传销组织。目前,警方已基本掌握该传销窝点的情况,将联合工商部门对该窝点进行查处。(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小江昨日告诉记者,怀疑阿巍陷入传销,是因为他偶然和朋友小富聊天时,得知阿巍曾叫小富去株洲创业。小富如约到了株洲后,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实体公司,而是安排人高价购买化妆品、发展下线的传销组织,小富便找机会逃回家了。

民警和阿巍的亲友赶紧赶到神农公园,终于在公园一角找到了阿巍。一名形迹可疑的男子跟在阿巍身后,看到民警后他转身欲走,被民警及时控制。

阿巍说,他们做的是某品牌化妆品的直销工作,他们做的是事业。并且,他人身自由并未受到限制,可以自由出入,只是公司管理比较严格,打电话超过10分钟,就要罚款5元,外出时需要两人同行。

昨日,记者从石峰公安分局响石岭派出所了解到,警方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可阿巍母亲在约定地点等了好几个钟头,阿巍都没露面,说是工作忙。当天下午4点多,阿巍又约母亲到神农公园见面。

而当民警询问阿巍所销售的化妆品价格时,阿巍仍不肯透露。实际上,阿巍投入5万多元钱,从始至终都只看到化妆品的样品,却没有真正出售过一套化妆品,也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8日上午9点多钟,阿巍母亲给阿巍打了一个电话,谎称阿巍问家里要了这么多钱,导致她和阿巍父亲吵架,她便离家出走,一个人来株洲找儿子了,希望儿子来接她。阿巍在电话里答应母亲在株洲火车站附近某宾馆见面。

让民警和亲友想不到的是,被洗脑的阿巍仍旧执迷不悟,甚至还在民警面前帮陈某说话:他们没有逼我,我是自愿加入的。

担心阿巍可能被传销组织人员控制,为免打草惊蛇,民警与阿巍的亲友商量,决定智救阿巍。

阿巍的父亲称,儿子今年22岁,大约三个月前离家,说是来株找工作,后来陆续问不富裕的家人要了5万多元,每次都说是创业,与人合伙投资汽车零部件销售,但一直没看到他所谓的创业有啥进展。直到几天前,阿巍的朋友小江急匆匆打电话给他,说阿巍可能陷入传销组织了。

这名男子叫陈某,21岁,湖北人。他承认是传销组织的一员,与阿巍同行是为了盯梢。据其交代,传销窝点位于石峰区某处。随后,芦淞公安分局巡警大队民警将该男子移交到石峰公安分局响石岭派出所。

株洲晚报6月12日讯(记者肖蓉通讯员谭晓芬)我朋友疑似陷入传销组织了,希望你们能帮忙解救他。6月8日,芦淞公安分局巡警大队接到湖北小伙小江的报警求助。民警救出受害人阿巍,并控制了一名与阿巍同行的涉嫌传销人员。可万万没想到,阿巍却说:我是自愿的,我们在做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