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产业概述 >

找到控制光合作用的关键蛋白质

  

昨日上午,约翰·戴森霍夫夫妇受到了市委书记陈君文的热切接待。

图为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约翰·戴森霍夫(记者徐行 摄)

[next]

[next]

23日,约翰·戴森霍夫夫妇在市规划展览馆体验了中国民乐、茶艺、书法等传统艺术。

约翰·戴森霍夫夫妇在株洲还体验了“中国文化”。

4月21—23日,我市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外国客人——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约翰·戴森霍夫及其夫人,他们在株洲访问参观,并体验了书法、茶道等中国传统文化。他也成为首次造访我市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参观感受:

【人物简介】

还写起了毛笔字

“来之前,美国的朋友向我推荐株洲,经过考察,株洲带给我们很多惊奇,株洲有很多有趣和好的地方。特别是绿化,‘绿色株洲’给我的感觉格外深刻。”约翰·戴森霍夫说,株洲作为一个工业城市,生态文明方面做得不错。

尽管以性格内向和对工作全身心投入而著称,但约翰·戴森霍夫也喜欢音乐、下棋、游泳和滑雪。聆听《春江花月夜》之后,约翰·戴森霍夫饶有兴趣地弹起了古筝。之后,他还品尝了黑茶、绿茶,对中国茶艺赞不绝口。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约翰·戴森霍夫写下将自己书写的“株洲“二字,送给了株洲市委副书记阳卫国(株洲新闻网 记者若叶 摄)

约翰·戴森霍夫夫妇受到了市委书记陈君文的热切接待。

生于1943年,出生地德国,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现为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终身教授和霍华德·休斯研究所首席科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 美国科学促进会院士, 欧洲科学院院士,1990年联邦德国授予爵士十字勋章。

约翰·戴森霍夫于1943年出生于德国慕尼黑的乡村,父亲是农场主,一心只想让儿子子承父业,经营农场,但约翰·戴森霍夫违背父母意愿,潜心学业,终身研究世间万物赖以生存的光合作用,他利用x射线的晶体结构解析技术,于上世纪80年代初成功解密光合作用。1988年,他与另外两位学者共同分享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的诺贝尔化学奖。

约翰·戴森霍夫的妻子琳达是一位免疫学科学家。她称,株洲的城市建设非常不错,街道整洁,有些地方可以和欧洲发达国家城市相比。

约翰·戴森霍夫(johann deisenhofer)

拥有美国和德国双重国籍的约翰·戴森霍夫今年69岁,是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德克萨斯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终身教授。4月23日,他在长沙参观了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在了解杂交水稻技术对世界粮食安全所作出的贡献后,不禁发出感慨。

与市委书记交谈:

欢迎宴会上,当志愿者为约翰·戴森霍夫及夫人献唱一首英文歌《我的爱》之后,没想到袁隆平院士兴致勃勃地站起来说:让我也来一首吧!只见袁院士清了清嗓子,娴熟地唱了一首《老黑奴》——昔日快乐无羁的人们/如今安在/还有我抱在膝上的小家伙/他们都已到了我灵魂渴望去的海岸/我听见他们亲切呼唤……当歌声停止,席间掌声四起,约翰·戴森霍夫竖起大拇指赞道:verygood!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来株洲访问 陈君文热情接待

欣赏了株洲书法家的书法表演后,约翰·戴森霍夫夫妇也提起毛笔写起字来。琳达写的是“中国”二字,约翰·戴森霍夫写的是“株洲”二字,并将其送给了市委副书记阳卫国。

红网特约评论员 周碧华(常德散文家协会会长,常德作家协会副主席)

约翰·戴森霍夫是受中科院之邀来中国参加2012年第三届国际dna基因组节的。得知这个消息后,正在海南田间进行育种研究的袁隆平院士特地飞回湖南,郑重地向戴森霍夫发出了邀请,请他在会议期间拨冗到湖南讲学交流。借此次讲学之机,两双为人类福祉劳作了一辈子的大手,紧紧相握了。

戴森霍夫说:“我虽然也从事光合作用方面的研究,但主要关注光能是如何被贮存起来,变为化学能的,属于生物物理学。而袁院士是通过杂交的手段和基因研究来提高水稻的光合效率,从而达到提高产量的目的,属于植物学方面的应用科学。由于我们研究的方向不同,他的研究对于我来说十分新鲜和有趣。毫无疑问,他们取得了巨大的成绩。”

一位是198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约翰·戴森霍夫,一位是“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他们最近在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的世纪之晤,留下了一串串佳话,展现了科学巨匠严谨治学之外和蔼风趣的“两型”人生。

1979年,约翰·戴森霍夫开始与另外两位学者huber和 michel共同研究光合作用,找到控制光合作用的关键蛋白质,结成晶体,利用x射线的晶体结构解析技术,历时几年,终于成功解密光合作用。他们的成功发现被学术界誉为自1960年来最重大的光合作用机理研究的突破。1988年,约翰·戴森霍夫因在光合研究中的杰出贡献,与另外两位学者共同分享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的诺贝尔化学奖。

1979年,戴森霍夫与同事共同研究光合作用,找到控制光合作用的关键蛋白质,利用x射线的晶体结构解析技术,成功解密光合作用。他们的研究方法和成果为其他生物现象及反应(如荷尔蒙、神经反应等)的研究奠定了基础,被学术界誉为自1960年来最重大的光合作用机理研究的突破。1988年,戴森霍夫与另外两位学者共同分享瑞士皇家科学院授予的诺贝尔化学奖。

阳卫国称,约翰·戴森霍夫夫妇的访问,代表着湖湘文化和美国文化的一种亲密交流,有助于株洲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通过他的来访,能够进一步吸引全球各地的客人,来感受中国的发展和文化。(株洲网 记者谭平华)

约翰·戴森霍夫被优美的民乐吸引,也饶有兴趣地拨弄起琴弦来(株洲新闻网记者若叶 摄)

讲学之余,约翰·戴森霍夫携夫人还参观访问了株洲,足迹覆盖规划展览馆、神农城、湘江风光带、云龙新城等景点。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长期奋战在实验室里的科学家,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产生出浓厚的兴趣。当他聆听当地艺人一曲《春江花月夜》的演奏后,这位脸泛红光的老人,饶有兴致地坐在古筝前,伸出那一辈子拿试管的手指,轻轻弹拨起来,一招一式,竟像一个曾经接受过古筝培训的人,让人惊讶于他对中国乐器的悟性;在古筝的余音里,约翰·戴森霍夫又品起绿茶与黑茶来,喝惯了咖啡的他轻轻咂着嘴,品味着中国饮品的神奇。在云龙新区的农民家里,他还对传统娱乐工具中国麻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工作人员指导下,他用生硬的汉语念着“东”“中”“发”“筒”……当陪同人员指导他成功地和了一盘后,他快乐得像个孩子似的哈哈大笑。尤其令株洲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位科学巨匠在欣赏了当地书法家的表演后,也提起毛笔练起中国字来,只见他执笔、运笔、点画,写下了“株洲”二字。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他第一次拿起中国毛笔,“株洲”二字的书法水平,普通中国人都难以达到,这足以看出他对中华文化的崇敬心与领悟力,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有谁知道,这位性格内向治学严谨的学者,生活中还特别喜欢音乐、下棋、游泳和滑雪哩。

[next]

[next]

“株洲城市定位非常准”

在人们的印象中,工业城市意味着烟囱林立,意味着污染。然而,如今的株洲市一手抓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一手抓传统产业“两型”化改造,产业走上了从“高碳”向“低碳”、从“制造”向“创造”、从“黑色”向“绿色”转变的“两型”发展之路。去年,株洲市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比重提高到31%,高新技术产业在全市规模工业的比重达44.4%。

“我对袁隆平院士及其同事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表示敬佩,袁隆平的贡献超过我毕生的研究成果。”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湖南,详细了解了中国在杂交水稻方面的研究和成就。我对袁隆平院士及其同事所取得的杰出成就表示敬佩,袁隆平的贡献超过我毕生的研究成果。”

4月22日,约翰·戴森霍夫夫妇参观了规划展览馆、神农城、湘江风光带、云龙新城等地。规划展览馆的城市规划展示、方便快捷的公共自行车、方特欢乐世界、云田的花木深深地吸引了约翰·戴森霍夫夫妇,他们不断询问旁边的人,还一边微笑一边竖起大拇指。

[next]

“袁院士与同事们用玉米这种碳四植物的基因来改造水稻这种碳三植物,使水稻由碳三植物变成碳四植物,从而提高水稻的光合效率,使水稻能吸收更多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并已在实验室取得阶段性成功,这简直是太令人振奋了。”戴森霍夫在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短短1个小时的交流过程中,不断表达敬佩之情。

袁隆平院士通过杂交的手段和基因研究来提高水稻的光合效率,从而达到提高产量的目的,属于植物学方面的应用科学;而约翰·戴森霍夫研究光能是如何被贮存起来变为化学能的,属于生物化学。一个是要让光合作用充分得到发挥,以使天下有利于人类生存的植物更加生机盎然;一个是要如何充分利用光合作用,以使水稻更加增产让人类受益。两位科学巨匠殊途同归,穷尽毕生心血,只为人类生存得更美好。

“诺贝尔奖获得者到株洲来访问,让我们很受鼓舞。”陈君文向约翰·戴森霍夫夫妇介绍了株洲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并希望他们能多推介株洲,介绍国外的朋友来株洲开展学术研究,介绍企业家来株洲投资发展,推动“智慧株洲、实力株洲、绿色株洲、幸福株洲”进程。

谈到未来的学术交流,戴森霍夫充满期待:“袁隆平是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这次我能受湖南省外国专家局的邀请来到湖南,备感荣幸。我所在的学院侧重于疾病研究,从科学研究层面来讲,可交流的地方很多,希望双方以后能有更多的学术来往。”(湖南日报 记者李宁)

湖南株洲,新中国成立后崛起的一座工业城市,100多项“中国第一”在这里诞生。

这样一个“两型”建设的典范,宛如湘江之畔精彩的画卷,吸引了两位科学巨匠的目光。

今年82岁的袁隆平从1964年开始研究杂交水稻技术,到1995年研制成功两系杂交水稻,1997年提出超级杂交稻育种技术路线,2000年实现了农业部制定的中国超级稻育种的第一期目标,2004年提前一年实现了超级稻第二期目标。中国有九亿农民,他一个人相当于干了两亿农民的活。有人预估,他育出的种子共创造效益5600亿美元,他也因此被称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

体验中国文化:

约翰·戴森霍夫及夫人此次来华,主要是受国家外专局、中国科学院之邀,前来参加2012年第三届国际dna和基因组活动周,并担任开幕式主题演讲嘉宾。作为“诺贝尔中国行”的特邀嘉宾,约翰·戴森霍夫还将在北京、西安、广州等一线城市进行访问交流。他们原来的行程并没有安排湖南,但在朋友的推荐和相关单位的争取下,夫妇二人最终来到株洲参观访问。

弹古筝、品黑茶

当袁隆平院士风尘仆仆地从海南试验基地赶回湖南,人们期待的是两位科学巨匠关于光合作用的高端对话,而在会晤期间,人们更多感受到的是两位科学巨匠的博学与风趣,他们不仅是令世人瞩目的科学家,更是和蔼可亲的老人。

“株洲带给我们很多惊奇”

[next]

在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展览馆里,戴森霍夫对三系法、两系法杂交水稻和超级杂交水稻原理图非常感兴趣,询问了许多关键性的技术问题。在得到满意答复后,他不断地点头赞叹:“袁院士研究成果太令人震惊了!”

在人们的印象中,袁隆平院士一生与水稻与泥巴打交道,一双粗糙的手捧出了亿万斤粮食。其实,他与约翰·戴森霍夫一样,十分热爱文化,业余时间拉小提琴,下象棋,他的母亲是北京教会学校的英语教师,袁隆平从小就接受过英美文化的熏陶,只是鲜为人知。

约翰·戴森霍夫称,株洲定位为工业宜居城市非常准,城市治理理念非常棒,提升老百姓幸福指数方面做得很好。回国后,他将向同行介绍株洲,争取在株洲搞一些研究项目,作为起步阶段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