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产业概述 >

这边对作业抄袭的处罚很严格

  

这种现象在湖南同样存在。2011年,摘得全省高考文理科最高分的两朵“金花”双双选择了香港大学。

近年来,几乎每年的“高考季”,香港高校都会引发舆论的一通“口水战”。这种态势在2011年达到新的顶峰,直接“导火索”是17名各省市“状元”舍弃内地名校而投奔香港高校,其中包括北京市的3名文科“状元”,以致引发北京大学教授王诗宬作出“选不选择上北大是素质问题”的论调。

在港大,本科生享有一个“间隔年”,即可无条件申请休学,利用这一年时间外出打工或游历。“这也是香港高校自由度的表现,虽然生活节奏快,却不急于求成——暂停学业,在外出行走的过程中反而能见识到更为宽广的世界。”贺悦观察发现,在这点上内地学生往往比较急躁,仿佛休学一年就注定慢人一步,“被新鲜的思潮不断冲击以往根深蒂固的观念,许多内地生都是在矛盾纠结中逐步获得改变的。”

对于浸会大学著名的“高桌晚宴(从英国牛津、剑桥大学传统的学堂晚餐基础上发展而来,有一套较完整的仪式,学生被要求正装出席——编者注)”,罗杨告诉记者,自己在大学期间只参加过一次。之前会由相关老师传授礼仪、化妆、舞蹈等知识与技巧;女生一律要求化妆、着礼服,男生则须西装革履;晚宴中会有知名人士演讲,餐后还会举行舞会……“新生大都很向往,毕竟是一种西方文明的体验嘛,但实际上那些繁文缛节也挺累人的,呵呵。”

“内地大学相比香港的高等学府,一个很重要的差异就是氛围过于严谨,这虽是做学术的重要条件,却在同时失去了自由度。”冯宇哲所在的香港大学,经常会有各领域的名人

因语言和文化差异,内地生想要融入到香港本地学生的圈子,很难。但凭借出色的组织能力,冯宇哲得到了这份接纳与认可。

住在市值二三百万的“豪宅”里边学边玩

最令罗杨印象深刻的是“香港社会与文化”这门专为新入港学生设计的课程。“讲课的不是什么教授,而是正儿八经的香港警察。‘老师’带我们去了最豪华的影院看电影,也深入到街边简易舞台欣赏粤剧——目的就是让我们更快地了解香港。”

香港各大学都为优秀学生提供有多种奖学金。以香港大学为例,每年有约1000项不同类别的学术性奖学金、奖项发放,金额逾一亿港元。在内地招生的香港高校,其申请、评定奖学金的办法不一,有的直接依据入学考试成绩,如香港城市大学;港大则侧重“能力至上”原则,往往根据学生的综合素质进行评判。

与记者在港大校园内某餐厅碰面时,冯宇哲手里拿着个苹果——恰逢考试期间,苹果是餐厅发给每个学生的特殊“福利”,预祝他们顺利通过考试。

这副对联也正是这个家庭一直以来教育方式的写照:书可以改变人生,更可以造就人生。

我在香港读大学:罗杨

家长篇·能考去香港绝不是孩子一人努力的结果

“港大的舍堂条件很好,公共浴室和卫生间都特别干净,公用的客厅和厨房内设施齐全,还水电免费。”程立鼎把这称作是“对内地生的一项福利”,“学校宿舍紧张,但保证内地新生都能够住进舍堂,香港本地新生则需要申请,且不是100%能通过。”

据冯宇哲说,因同学分为本地生、内地生与国际生三类,以致语言得经常在3个“频道”间切换:和内地同学说普通话,和香港本地生说粤语,和国际生说英语。

人物档案:冯宇哲,湖南长沙人,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在读硕士生

长沙妹子罗杨是北京大学的“落跑族”。

现年23岁的贺悦目标很明确。2011年进入港大机械工程系前,她在西南交通大学完成了本科学业,之后被“交换”到比利时鲁汶工程大学学习了两年。辗转多地的见闻与感触让她打定主意留在香港发展:“欧洲更适合养老,奋斗的话还是要来香港,这里是年轻人进取的天堂。”基于这一打算,贺悦目前正积极熟悉香港的环境,并努力构建自己的社交网络。

作为“二房东”,港大奉行按“人头”收费:本科生为1000元/月,同等条件的房间,研究生却得2600元/月。这种差别对待还不只是体现在房租上:“就拿在学校看牙医来说,同样是洗牙,对本科生收费100元,对研究生却收200元……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很多服务项目都会给予本科生特别优待。”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校方认为研究生通常已有赚钱的能力,故将更多补助放在本科生身上。

上课比在内地轻松很多

人物档案:贺悦,湖南衡阳人,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在读硕士生

据程立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香港入境事务处原则上不允许内地生兼职,但内地生可在校内打些零工,如当电话接线员,或去图书馆工作;还可做有偿问卷调查,一小时能赚80-100港元。(刘洋 陈泱)

第一学期,在基本没再由父母为自己开支任何费用的情况下,罗杨还略有盈余,她用这笔钱“奖励”了自己一台数码相机。

本科生比研究生受优待说起港大生活,贺悦特别提到了校方对于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双重待遇”。“港大舍堂不够,于是由学校出面租下了校外的部分房子,再出租给学生。”贺悦就住在校外,这套离海边仅5分钟路程的两室一厅共住了四名学生:两个内地的,一个香港的,一个摩洛哥的。

造访,“想接触杨振宁、郎咸平这样的业界权威,机会多多;而电影《桃姐》上映时,刘德华和叶德娴也能来做讲座——这就是香港高校的兼容性”!

决定赴港前就知道香港高校普遍使用英文教学,因此,“英语还不错”一直是罗杨的一颗“定心丸”,可来了之后才发现,不懂粤语依旧是行不通的。

这种对“效率”的看重同样体现在校园氛围中。浸会大学的奖学金是“分(学)期付款”的——为了不让学生有所懈怠,每学期的功课必须达到规定等级,才能得到下学期的奖励。

在程立鼎眼里,社团活动要求投入的精力太大,不适合远道来香港求学的自己,因此没有参加任何社团。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课余生活很单调:“港大有个内地本科生联合会,下设体育队、足球队、篮球队,定期组织大家打打比赛。此外还有毕业酒会、唱歌比赛什么的,放假时也会组织出海游,每年开学时更有‘迎新营’等等。”

至于有意赴港求学的湖南学子,王立秋贴心地给出了不少生活上的小建议,比如“练好歌喉”:“香港学生爱去ktv,如能唱一两首流行的粤语歌,对于增进人际关系大有好处哦”。

教师篇·香港教师眼中的内地生

如今,罗杨已是香港大学生物医学系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学校每月发给13000港币的科研补助,“在香港,这相当于一名本科毕业生初入职场的薪酬水平。”

在李闻韶4岁那年,李心球到深圳出差,给孩子买回了一个学习机,“没想到他玩得爱不释手,自己学会了乘法口诀和1000以下的加减乘除”!

2011年6-8月,近50名来自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浸会大学等高校的优秀大学生分两批来到长沙,进入远大集团等知名企业实习。这是香港大学生第一次如此大规模、长时间地来长沙实习,负责组织、带队工作的正是当时入港不到一年的冯宇哲。

港大没有班级的概念,不同的课程是跟不同的同学一起上,老师更不会查到,“一个学期不来上课可能都没人知道,完全依靠自觉来安排和规划学习。可以说,在这边,考试前熬通宵、搞‘突击’基本都会是无用工”。

住宿费:9000港币/年(外租的话,算上学校补助后仍比住舍堂略高出少许)……

到香港读大学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记者在香港各高校广泛走访内地学子,总结出以下几方面原因:

不只网络环境,港大的图书馆也深深触动了贺悦:“一次可借出150本书,时限长达半年——这在我之前的求学经历中都是从没遇到过的。”

“万能的百度”在这里也吃瘪

“来港读书的内地生都很有目标,不少人希望能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里真正扎下根来。”冯宇哲详细了解过,近几年,留港就业的手续一直在简化,香港政府也允许内地学生在毕业后无条件留港一年找工作,“根据一些‘前辈’的经验来看,留港并不难,大多数人都能找到较为理想的工作,但今后面临的工作压力却不容小觑”。

“也有人受不了这边的氛围”

消息一经发布后,香港大学生们的积极性多少有些出乎冯宇哲的预料,最后不得不设立“面试关”,才确定下50人的名单。“筹划一个活动很难,需要顾及方方面面的东西。”冯宇哲把这次经历看作是对自己能力的挑战,而一个额外收获是,他也因此结交到了许多香港本地生朋友。

第一个学期瘦了10公斤

与记者会面前,冯宇哲刚刚结束一场电话面试。对于今年6月即将毕业的他而言,在香港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是现今的头等大事。

湖南学生很好学,但不敢“说”——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王立秋

学生篇·湘籍学子眼中的香港校园生活

2.在港3年:学费:11.9万×3=35.7万港币

再往后,控制体重反而成了新问题,“好在学校就有健身场所,而且超级优惠,10元就能办张学生卡,随你怎么玩”!

冯宇哲告诉记者,到香港后,他深感香港大学生对祖国内地缺乏了解,于是主动与长沙市外事办港澳处、市对外友协联系,表示愿以“香港各区专科以上学生同盟”的名义组织香港大学生来长沙的公司实习。这一设想很快得到长沙方面的积极回应。

港大的社团活动可用形形色色、五花八门来形容。社团采取会员制,入会要缴纳会费。

香港永久居留权带来的福利是显而易见的:可免签证前往144个国家。这意味着未来的生活和就业选择自由度会更大。

一众香港高校中,香港中文大学在内地的知名度仅次于香港大学,这让周保松得以接触到大量内地学生。他发现,大部分前来香港的内地生都格外青睐商科,“未必真正感兴趣,却是非常务实的选择”。(在香港大学,这种情况同样存在,该校2009年录取的300名内地生中,有116人就读于商学院。内地生在港大商学院因此成了大多数,占总人数的近四成,且成绩更为拔尖。学院里甚至流传着这样的笑话:香港本地学生在考完试后自我感觉不错,往往会感叹一句:“达到了内地生的平均水平。”——编者注)

带香港同学零距离认识长沙

从上海交通大学读完本科后,2011年,冯宇哲顺利入读香港大学,继续进修硕士课程。每次与人聊起这段经历,他总会说:“我在香港一年学到的,比过去4年学到的都多。”

李闻韶一直偏爱理科,但李心球认为,优秀的理科生也需要良好人文素养。为提高孩子的文学水平,夫妇俩费尽了心思:“见他对现代诗词毫无兴趣,我们就故意激将,说他记忆力不错只是自己吹嘘的。”为此,父子之间打了个小赌,看谁能更快背出舒婷的《这也是一切》。恰巧数日后的语文考试考了这首诗,李闻韶在感激父亲之余,也渐渐对文学作品生出兴趣。

去香港读书花费不菲,以港大为例,《南都周刊》于2011年8月推算如下:

“打个比方,学生按规定将作业上传到网站后,专门的防抄袭系统会自动对比出与别的文章的相似度,如超过20%就会被老师找去谈话。”程立鼎称,这边对作业抄袭的处罚很严格,第一次为记0分或重写,第二次便会对该门课程作不及格处理,“所以,内地大学生热衷求助‘万能的百度’来完成作业的现象,在港大很少看到”。

学校食堂伙食费:60元(每天)×30=1800港币/月(自己开伙可省下部分费用。——编者注)

2010年与程立鼎一道来到港大的湖南学生达10人,此外还有其他省份的十余人。同在浙江大学委培时,他们彼此间便已熟悉,闲暇时常一起在宿舍看视频、玩游戏;宿舍楼下免费开放的健身房、游泳池、篮球场等也经常能看到他们相伴的身影;再不就是去铜锣湾、旺角、湾仔等地,或购物或吃东西或看电影,“我们通常是抱团行动。可以说,内地生自有内地生的玩法。”[next]

目前港大有13栋舍堂,户型多为两人间,也有少量单人间。入住者需支付37港元/天的费用,一年下来约9000多港元。每层楼都有一位楼长,以及一些管事的秘书,比如厨房秘书、财务秘书,甚至专门管订宵夜的宵夜秘书。

如果不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冯宇哲看上去已与香港本地年轻人没任何分别。他曾在上海求学4年,按说离家早已成习惯,可初到香港时还是感觉不适应:“最不习惯的是这边的饮食,口味太清淡了。”第一个学期下来,冯宇哲瘦了近10公斤,放假回长沙后,他要求妈妈连做了3天的辣椒炒肉。

相比之下,香港社会的商业发达程度要高于内地,这在许多内地生及其家长看来,象征着更良好的就业环境,进知名企业工作的概率也会更高。内地生甚至给香港人带来了“就业紧迫感”。据《明报》统计,八成以上内地学生在香港商界工作,商科学生的平均起薪点在2011年达到1.3万港币/月,极个别的高薪更直逼8万港币!近3年来,内地生在港就业的薪酬比本地生高出近三成,“内地生揾工(找工作)更吃香”几乎成了香港社会的共识。

自2003年教育部允许香港高校在内地自主招生后,香港高等学府在内地的招生规模迅猛发展,已由最初的每年招收不到200名本科生,发展到2011年将1400余人收归麾下。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更把“触角”伸到了内地的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香港高校,正日渐成为内地考生填报志愿的常规选项。

湖南省商务厅财务处处长李心球和妻子廖瑞芳都是单位的中层骨干,从闻韶出生时起,夫妻俩就勤于念儿歌、讲童话、说故事,培养孩子对于阅读的兴趣。果然,不到3岁,小闻韶就能够认识800多个字,背诵30多首古诗词。

内地生有内地生的小圈子

著名的“民主墙”任人表达情绪、发泄牢骚,算是香港高校的一大特色。

香港校园内弥漫的自由气息吸引了太多内地生流连往返,“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合适这里。”贺悦告诉记者,她就曾听说有很不喜欢香港高校氛围的内地生,成绩很优秀,人却分外烦躁,觉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最后,贺悦总结道:“香港是自由,但自由之下有其固有的秩序,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某些人而言,内地的学习环境与方式可能反而更为合适。”[next]

美食也是贺悦热爱香港的理由之一

“港大的基础课程跟内地大学差不多,但教学理念很不一样。”来港前曾在浙江大学委培一年,程立鼎对于这种区别有着清晰认知,“港大更注重理论在实际中的应用,关心你就业后能不能良好地运用这些理论;内地大学则倾向于推算理论的来源,告诉你怎么用这个理论做题。”

“所有社团都隶属于学生会。在香港,学生会权力很大,校长的产生都要通过学生公投和学生会主席签字。”港大的学生会是独立法人,拥有港大一半财产,一年净收入达几百万港元。“听说学生会执委会成员基本没时间读书,他们大部分是打算往政坛发展的。内地生对学生会不是太感冒,学生会也不太管我们。”

原因3.英语氛围比内地好

浸会大学的学生在进校之初都会分配到一个校园系统邮箱,罗杨的邮箱中每日能收到十多封电子邮件,大多是校内各项活动的通知,“只要你有足够的精力,保证不会错过任何机会——在香港,面对轰炸而来的信息,想要充耳不闻是很难的。”

原因1.永久居留权最诱人

“好在学校的网站上可以收看到当地所有电视台,我就专挑粤语长片,边看边留意演员们的发音——一部几十集的tvb电视剧看下来,粤语就能听懂七八成了。”听力很快便没多大问题了,“说”却长久困扰着罗杨,直到如今,她与人交流时仍习惯性先用英语或普通话,除非对方实在听不懂,才会勉为其难地讲粤语。

除跟着导师做研究,闲暇时间,罗杨还在香港历史最悠久的玛利亚医院实习。对于未来,她早有了规划:留在香港就业或继续读博。“从申请工作到制作简历,再到面试技巧,直至最后与公司签约,港大就业服务中心会针对每位毕业生的实际情况与需求,给予一对一的指导。因此,对于找工作,我并不担心。”[next]

书本费:依据专业的不同,每学期从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房价堪比天价,浸会大学却依然秉承“住得舒服才能学得用心”的理念,尽可能地为学生提供好的生活环境。罗杨说,她与一名室友合住的寝室,以市值论价值在两三百万港币左右。

人物档案:罗杨,湖南长沙人,本科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现为香港大学生物医学系在读硕士生

刚入校时,罗杨曾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向英语老师提出学业中的疑问,第二天,老师在回信中不仅给出详细解答,还为她指出英文书信格式上的不足,文末更不忘为她打气……这次的经历让罗杨感触很深:在香港,再牛的教授也绝不会板起面孔示人,不论学业还是个人职业方向,都能得到他们中肯的分析和建议。“就连聊天时用的语言,也是你用普通话他就用普通话,你讲粤语他就回粤语——充分尊重你的习惯。”

内地生务实,却欠缺独立思考——香港中文大学政治行政系助理教授周保松

全班51人参考,48人上了600分。2011年高考中,长沙市一中2008级理科实验班凭借令人咋舌的成绩获誉“最牛班级”。作为班长的李闻韶以689分被香港大学录取(并获得每年12万港币的奖学金)后,父亲李心球送出的奖品有几分特别——“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4月21-22日,香港大学来长沙举行招生说明会,透露从今年起港校学制将有改变,内地学生完成高中课程后便可直接入读本科一年级,省去以往需就读一年本科预备课程的环节。这一举措无疑将使得港校在内地扩招的进程更加“大步流星”。以香港大学为例,今年的招生计划是350-400名,比去年增加四成。加之日前开通的广州-深圳高铁将长沙与香港更为拉近,“去香港读大学”变得更加方便。

对于那些性格内向、不善交际的学生,王立秋建议,千万别妄自菲薄,内地、香港、外国学生各有长处,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兴趣、志向与家庭环境,对任何人与事怀有多多学习的心态就好。

孩子的每一点进步都带给李心球夫妇无尽的乐趣。因此,他们更加重视根据孩子不同时期的学习兴趣来因势利导。待李闻韶进入小学后,家里添置了大量中外经典童话故事书和中国古代寓言故事书,“他小学四年级时,对自然和人类神秘现象很着迷,我们就又搬回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其中一本竟然被他翻到了现在……”

原因4.花费虽高,奖学金亦可观

与这座著名的国际化都市第一次亲密接触,罗杨原本计划是要细细打量“对方”、务求留下个深刻的第一印象的,谁知却在大巴车上睡着了。等到睁开迷蒙睡眼时,罗杨发现自己已置身香港的繁华街区:红绿灯“嘀嘀嘀”地急促转换,大街上男男女女无不步履匆忙……她忍不住感慨:原本以为湖南人已经够爽利了,没想到香港的生活节奏竟比长沙要快出一倍还不止!

“抱团”行动,内地生自有玩法

2007年,香港浸会大学来湖南招生,开出高达40万港币的奖学金(一等奖学金),相当于4年的学费与生活费“全包”——在当年的高考中摘得650分的罗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最终放弃北京大学递来的橄榄枝,选择赴港。

原因2.更容易找到好工作

目前,所有香港高校都采用全英语教学,这对内地生的英文基础水平提出了较高要求,但同时也提供了进一步精进的平台。为此,很多考生都把去香港读书看成是未来出国发展的“练武场”。更何况,在香港读大学将更有机会申请前往国际一流名校交流,据悉,港大80%以上的内地生都曾获得这种机会。

务实是港大教育体系里极为重要的一点,鼓励学生发出自己的声音,在提倡自由与创造的同时强调脚踏实地、严谨治学。

1.内地委培一年:学费3万元人民币(据悉,委培政策将于今年取消。——编者注)

尽管并不讳言丰厚奖学金的诱惑,但罗杨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坚称,自己更看重的是香港开放的学术交流环境,以及更为可观的机遇与挑战,“对于这点,过来之后我没有失望”。

“学校里面不是没有饭菜可口的餐厅,但随便吃一顿最少也得30多元。”第二个学期,冯宇哲索性与室友合伙在寝室里架起了锅灶。从此,只要当天课程不太紧张,他都情愿自己下厨,做几个家常小炒,或者只是炒个蛋炒饭、下碗面条什么的,竟于不知不觉间把自己“补”回到了原来的体重。

人物档案:程立鼎,湖南长沙人,香港大学土木工程系在读本科生

自由的氛围并非人人都适应

当期的奖学金由学校在开学前转到学生的银行卡上。罗杨很快便欣喜地发现,除缴纳每学期约36000元左右的学费及预留出生活费外,就连参加社团活动以及购置一些额外用品的开销,奖学金都足够支付了。

就这样培养出“最牛班级”的一班之长

课堂上“鸡同鸭讲”是常态

已在香港大学任教16年的王立秋自称对于湖南籍学生印象深刻:“他们大都很好学,很愿意花时间在学习上,而且基本功扎实。”但和众多来香港的内地学子一样,湖南学生在表述能力上还有所欠缺,特别是作报告和演讲时稍显弱势,课堂上亦很少积极主动地提问。“这和内地长期以来的教育模式有关,教师大多采用输出式而非互动式的方法教学,令学生的表达能力难以得到锻炼。”

对在港就业充满信心

“扎根”香港越来越容易

除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外,冯宇哲也没有放松专业课学习,目的是为将来的就业打造一份漂亮的简历。

半夜里被拖起来开party

想省钱,先得学会混舍堂香港高校里,学生住宿的地方被称为舍堂(hall),不同年级、不同专业、不同国籍,甚至不同性别者混居其中,从而形成了独特的“舍堂文化”。

因校园内已实现无线网络全覆盖,网络成了港大学生学习、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比方说,考试与课程安排都是通过专用网络平台获悉的;就连预订球场、预约医生、即时查看哪家餐厅人多等,都能在网上完成。

生活节奏比长沙快一倍

2010年,程立鼎毕业于长沙市长郡中学,662分的高考成绩让他在择校时有着很大空间。选择来港大,是因为“在相似的氛围下读了那么多年书,早玩腻了,出来看看也好”。于是,2011年8月,他辞别家人,负笈香江求学。

冯宇哲(左二)与老师、同学在校园内的中山广场合影。摄影/刘洋

跟着tvb电视剧学粤语

前来开讲的有杨振宁、郎咸平,也有刘德华

冯宇哲至今认为,自己的人格培养是在上海交大完成的,但临到硕士毕业,他发现自己已难以离开香港这座城市——尽管被商业主导了城市价值,但扑面而来的自由气息始终让人难舍。[next]

一口浓重的“长沙腔”,让19岁的程立鼎在香港大学这所云集了全球90多个国家年轻学子的著名学府里有了自己的身份识别标识:正宗“长沙满哥”。

总体而言,港大学生每年的花费在16万-18万港币左右,3年下来总计约为50万。但如果能获得全额奖学金,则基本能够抵消上述支出。

“民主墙”任人吐槽

在对两地学子进行比较后,周保松认为,内地学生的用功程度要更胜一筹。但“独立思考的意识与能力普遍更缺乏,所以,来香港后,他们往往会遭遇很大的冲击——突然发现功课是没有标准答案的,突然认识到权威也是可以被挑战的,等等”。

即便能勉强统一语言,也统一不了思维模式。冯宇哲印象最深的是英文讨论课,10人一组,课上不仅能听到各种口音的英语,还经常出现因思维方式和处事方法差异而导致的“鸡同鸭讲”,甚至一些小争执。“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很敢说,包括谈论各种敏感话题——光这点就与内地的课堂教学很不一样。”冯宇哲坦言,这一过程中他曾灰心过,为自己在沟通上的欠缺,但很快便又鼓起勇气投入其中,“因为这正是我最喜欢香港的一点:不同文化和思想自由汇集,必然能让人的眼界开阔起来。”

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在一个月后拉开帷幕。

根据相关规定,内地人员只要在香港工作、生活7年以上就可得到永久居留权。对于已在香港完成大学学业的内地学子而言,只要在香港再工作满剩下的年限,就可以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了。

内地生来香港,第一年虽有舍堂可住,但从第二年开始便需要申请。“香港是个讲究竞争、看重个人贡献的地方,舍堂也一样。你需要提供照片和一些基本情况,长得好、成绩好、奖项多或有一技之长,哪怕只是跑得快——只有能给舍堂带来贡献,才可以继续住下去。”不能住进舍堂的学生就得在校外租房,而香港租房费用偏高,“钱花得多不说,还终归不如住在校内方便。”所以,对于舍堂组织的很多活动,程立鼎虽往往并不太“感冒”,但由于关系到以后能不能继续在舍堂住下去,也只能选择参与。

充分的自由度在入校之初便得以体现——学校会根据学生的喜好、性格等,为其搭配“合得来”的室友。此外,也不存在“男生不能进女生楼”一说。“寝室条件很好,除全天候供电、供热水外,每个楼层还设有公共厨房,配备了微波炉、电磁炉、冰箱等,方便愿意‘开小灶’的学生……”

客观地说,香港高校和内地高校各有特色。无论如何,现在的学生都是幸运的,他们有了越来越多选择的机会。然而,任何选择都可能带来“两面性”的效果,如何让赴港求学“如鱼得水”而避免“水土不服”呢?4月25-28日,今日女报/凤网特派记者赶赴香港,对多名在港湘籍学子的学习与生活情况进行了深入采访。他们的经历与经验,应能给有志于“后来者”提供参考。[next]

罗杨用了“时髦”一词来形容自己的大学生活:在这边,半夜里常常会有人来敲门邀请你参加party,一起high到天亮;没人替你或敦促你制定学习计划,没有辅导员,甚至没有班级的概念,但需要帮助时总能及时联系上相应导师;身边几乎看不到“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因为就连校长都鼓励学生们尽情玩乐……“刚来的那年,一到打折季,我们几个关系比较近的内地女生便几乎每天都在逛街购物,还帮内地的朋友代购。”

其余开销(交通、购物、同学聚会、短途旅行等):1200-2000港币/月

即使在孩子进入到高三后,李心球也依然坚持引导他进行课外阅读。香港大学有道面试题是这样的:“温家宝总理说,建设一个强大的中国不仅需要经济体制改革,而且需要政治体制改革。你怎么看?”很多学生不知从何说起,李闻韶却滔滔不绝地谈起了法制和民主建设,以及国民整体素质提高等内容——李心球认为,这就得益于孩子对时事的日常积累。

程立鼎与同学在参加完某次校园活动后留影。供图/受访者

在北京大学读完一年预科后,今年9月,李闻韶即将赴香港大学正式学习经济金融专业。如今,李心球又开始和儿子一起阅读金融方面的相关书籍。“过去我主要是引导孩子阅读,今后可能得适应跟随孩子阅读了。”李心球坦言,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与父母的代沟或许会加深,但书籍可以成为桥梁——有相近的阅读爱好与兴趣,父母和孩子才会始终心灵相通。[next]港校缘何成为“香馍馍” 四大原因推动“赴港求学”热潮

在香港,一位普通教授的月薪为十几万港元,知名教授更高。没有经济上的压力,老师们更能够潜心治学。“港大拥有很多世界级水准的教授,且都很亲切,找他们也很方便,发邮件过去一般都会回复。”程立鼎特别喜欢一位教哲学的美籍老师,“他擅长用西方的哲学观来分析中国的诸子百家。讲到佛学时,甚至带着我们在课堂上打坐和冥想”。

在香港读书,课程大都没有固定教材,教学大纲、参考书目、课件什么的通通发布上网。这让罗杨感觉上课比在内地时轻松很多,可以心无旁骛地听讲,而无需被笔记分散精力;同时也让老师的观点不受局限,可以更活跃与跳脱。

这种开放性让学生更热衷交流,校内的“民主墙”便是他们发表意见的阵地之一,“什么话题都可以谈,包括活熊取胆、内地孕妇赴港产子等社会热点。平时,对校方、对学生会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大大方方地写上去。”